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库 > 行业风向 > 正文

关于文化,“两会”代表委员们这几天都聊了哪些关键词

来源:霍驰 张新 广电时评   2017-03-10 10:47:00   点击:

  在3月7日下午举行的“政协委员谈坚定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成龙、海霞分别谈了中国文化走出去和创新文化传播方式等话题。其实,“两会”代表委员名单中一直都有“明星”代表委员的身影。从政协官网公布的名单来看,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的2205名委员中,文化艺术界委员142人,新闻出版界委员44人。其他界别中也有不少文艺工作者,如朱军、周涛、韩红就属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界别。而在近3000名全国人大代表中也有不少文艺界人士。除了观众所熟知的文艺工作,他们也肩负着沉沉的社会责任。 
  朱军:关注工匠精神、节目评价体系和“网红”现象
  全国政协委员朱军谈起他眼中的工匠代表,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钟表室修复师王津强大的内心力量一直让他难以忘怀——甘于寂寞、心无旁骛,对文物精雕细刻,最后精准发力。“这不就是我们所说的工匠精神吗?”朱军认为,王津只是一个机械重复的工作者,但他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气质,坚定、踏实、精益求精。
  全国政协委员朱军
  对于综艺类节目的评价体系,朱军表示应进一步完善,比如把收视人群影响力纳入评价体系中。“央视的节目收视率评价体系目前已经增加了美誉度、影响力等指标,但其作用还是有限。节目的评价体系很重要,比如要求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应该设立衡量指标。”朱军还建议,在分众化路线的基础上,一些节目可以在评价体系中加入收视人群影响力的权重。
  虽然“网红”已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和文化现象,但朱军认为,仍应该冷静看待。 在他看来,“网红”现象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内心缺少了一份安静、一份定力。“这与当前社会的舆论引导也有关系,选秀节目的兴起让年轻人觉得成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却没有告诉他们这背后坚持的重要性。”
  白岩松:关心融媒体时代的“内容为王”
  “中国的媒体融合进程正大踏步向前,亮点颇多,但其中也有隐忧。一个重点是:炒菜的人越来越多,而种地产好粮食的却在减少。” 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在会议中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
  白岩松认为,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01
  传统媒体作为种粮食的主力,在日益增长的生存压力下,减少人、时间与金钱的投入,种地面积减少,粮食产量减少,质量下降。同时,也开始转向炒菜,丢掉自己核心竞争力,形成恶性循环。
  02
  好不容易产出的粮食,在缺乏新闻深度产品知识产权保护的背景下,没有或很少产生收益,为他人做嫁衣。优质内容被新媒体低成本传播,做大了炒菜的,饿死了种地的,粮食生产难以为继,媒体界的实体经济也面临挑战。
  03
  新媒体尤其是其中有影响力的商业网站,没有采访权,无法种地,只能炒菜,但在技术及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中,越发占据入口位置,吸引更多受众在此接触新闻,但不种地就不知珍惜粮食,情绪性事实与想象性事实层出不穷。
  改变这一现状,白岩松建议:
  01
  进行经费及人力资源管理体制改革,使种地产粮大户,愿意为内容投入,能为优质内容投入,并因此受益。 
  02
  加大新闻深度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使内容不仅为王,还能成为生存与立身发展之本。 
  03
  引导新媒体靠近现场靠近专业,形成媒体注重“内容为王”的共识。
  张国立:谈艺人的政治自觉
  全国政协委员张国立在3月5日进行的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小组讨论中表示,爱国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对于艺人来说更是如此。
  全国政协委员张国立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深入贯彻对台工作大政方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维护“九二共识”共同政治基础,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台海和平稳定。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活动,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任何名义把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张国立对此深有感触。他强调:“然而今天依然有极少数艺人在赚了我们的钱后回去就骂。之所以存在这样的现象,是因为有少部分播出平台出于利益驱动允许这样的艺人在我们的平台、屏幕上出现。演艺界应该有这样自觉的政治高度和政治立场,不能让这些人挣完钱后回去再伤害我们。建议这件事应该尽快地解决。”
  曹可凡:关注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播
  全国人大代表曹可凡今年带来了一份关于《建立公正客观文艺评价体系》的书面建议。此外,在3月6日上海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全体会上,曹可凡针对加强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和教育作了发言。
  全国人大代表曹可凡
  近几年随着不同传播媒体的弘扬与传播,大家对传统文化的关注已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曹可凡表示,“《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见字如面》,人们喜欢的就是它的传统文化力量。”在他看来,正在回暖的传统文化,需要政府更多的投入。
  “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与普及,往往在短期内是很难看到经济效益的,呼吁政府加大对于传统文化的政策扶持。同时,可以鼓励企业投入,对传统文化相关项目有一些免税或减税的措施。”曹可凡还建议,应重视加强人才培养,“特别是像古画和古籍修复者这类极度稀缺的人才”。
  奚美娟:看重文化市场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奚美娟在会上被问及最多的便是对文化市场乱象的看法,在她看来,出现这些现象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市场监管不力,加强文化市场监管迫在眉睫,应该由政府出面,多部门联动进行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奚美娟
  资本的投入对创作本身的影响也不小,有些文艺作品创作性减少,创作心态变得浮躁。对此,奚美娟以自己的演出经历提议剧组接到剧本后要“下生活”,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才会有生命力。“资本不要只投资拍摄,作家下生活的经费也有投资,让编剧、作家在市场诱惑大的情况下静下心来,下生活,创作出有生命力的作品。”
  谈到资本进入文化市场,奚美娟表示,资本大量进入文化市场,不能只抱着盈利的目的,“文化是个特殊行业,除了赚钱,还要有情怀” 。
  韩红:回顾政协履职十年的成长与改变
  今年对韩红来说,是十分有纪念意义的一年,因为恰逢其政协履职两届共10年时间。因此,在小组会议上,她回顾了10年来作为政协委员的成长历程以及见证的改变。
  全国政协委员韩红
  广电时评两会报道组记者恰好在这场小组会上,以下为韩红的发言摘要:
  “我手上这个本子从2008年2月29日用到了今天,十年整。它记录了一个年轻的党员在成为政协委员之后一点一点的成熟与改变。这十年当中的变化,我用几个字概括了一下:精准、直面、正面、不再隐蔽、不再回避、不再逃避、用词极其开放、实在、实话实说、不妄自承诺。比如说,让中国精神成为文艺的灵魂,弘扬主旋律的正能量,支持政协委员里文艺工作者创作出更优秀的文艺作品。十年来,我第一次听到要支持政协委员当中的文艺工作者和正能量,我觉得那说的就是我。”
  “我坚持了10年的一个提案是关于农村留守女童性安全保护的,今年我再次提出了,但稍微有些改变,内容是青春期性安全教育暨纳入课堂教育体系。另外,在10年履职当中,我很荣幸的有一份提案被采纳了。我和社科院的于建嵘教授共同发起微博打拐之后,我们写了一个提案,是全国婴儿出生之后的指纹联网,这个提案在去年已经开始采纳实施,也算我10年来交的一份满意的答卷吧。”
  全国政协委员姜昆
  此外,姜昆委员已连续四年提交传统文化相关提案,今年他携众多委员提出《关于教育部应即刻设立传统文化国家课程》的提案,希望能加快落实国家相关文件精神,迅速构建我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国家教育和传承体系;巩汉林委员在今年关注向海外传播中国文化,他建议建立一个海外中华文化传播基金,支持文化项目走出去;腾格尔委员则提出要加大对少数民族文化艺术发展的政策帮扶力度,让中国音乐走向世界,成为联结中国与世界的桥梁……
  对文艺工作者而言,除了传递欢乐、为广大观众创作出丰富精神生活的文艺作品之外,他们也脱离不了“社会人”的身份。对社会生活的关注、对社会责任的承担,才能让他们与广大观众走得更近,让他们的作品更有深度和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