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有一种现象令广西屡屡成为全国瞩目之地,那就是“广西出版现象”。中国南大门广西,少数民族聚居,发展基础薄弱,经济实力在全国排位处于中等偏下水平,但广西的新闻出版能力却走在了经济实力之前。广西新闻能力在全国排名第九,在西部位居前列。广西报出版业扎起全国有较高的地位,有很强的影响力。印刷业总资产五年内翻两番,出版电子图书7000余种,百余种优秀出版物获国家级大奖。在浩如烟海的图书市场,总会不时掀起一场场“桂版书风暴”。

坚守主业,打造广西书香名片

    桂版书之所以精品频出,备受市场青睐,是因为广西出版人对精品出版这一主业的坚守和努力。

    这种坚守和努力,体现在弘扬社会主义文化价值的自觉担当上。广西新闻出版局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 向,让唱响主旋律的优秀作品层出不穷、遍地开花。如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通俗读本》和接力出版社出版的《中华百孝故事》等2种 图书,入选全国“弘扬雷锋精神 建设心灵家园”主题读书活动推介的百种优秀思想道德读物书目;文献纪录片《辛亥革命:孙中山与广西》选题,列入了新闻出版总署“十二五”国家重点出版物规 划。

    这种坚守和努力,体现在广西出版人对人文理想的孜孜追求上。广西师大出版社这家成立之初主要承担校内出书任务 的高校出版社,正是因为怀着这样的人文理想,走出了高校的大门,成长为全国知名的出版社。其出版的钱穆先生的《人生十论》、“温故”系列历史题材图书都创 下了不俗的社会反响和经济效益,《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中文善本汇刊(37卷)》,不仅获得中国图书奖,还成为哈佛大学必入图书。

    这种坚守和努力,体现在对图书市场的敏锐把握上。广西出版业在把握市场上内外兼修。对内,是找准特色,形成品牌。如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以高质量的珍稀文献和社科人文图书闻名,广西出版传媒集团旗下6家图书出版社已经形成了低幼及青少板块、女性时尚读物板块、东盟读物板块、职教板块等品牌。

    对外,是放远目光,贴近市场。2000年前后,广西图书出版社率先迈出了抢滩北京、上海、广州等发达城市的步伐,成为地方出版社抢占先进地区的探路者和领 路人。然而,国内图书前沿并非广西图书社视野的终点,他们纷纷启动了与国际知名出版公司的合作。《兔巴哥系列丛书》、《新一代妈妈宝宝护理大全》、《彩图 袖珍百科系列》……这些印量上百万册的图书成功引进已被引为中国出版界的典范。

深化体制改革,激发新闻出版产业发展动力

    2003年广西新闻出版局(版权局)与广西出版总社实行局、社分设,拉开了广西新闻出版业全面改制的大幕。10年来,广西96家新华书店、8家出版社、9 家音像电子出版单位、23家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完成了转企改制任务,涵盖发行、印刷、图书、音像电子、报刊等各个领域。

    改制,给广西新闻出版业实现了破茧成蝶的蜕变。
    向规模要效益,改出了广西新闻出版业集团军。2012年10月30日,广西新华书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至此,广西拥有了广西日报传媒集团、广西出版传媒集团、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和广西新华书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四大新闻出版集团集团实力跃居全国前列。
    规模化经营后,无论集中精力攻打主力市场,还是集体抵抗市场风险,广西新闻出版业集团军们都有了更大的主动权。2009年,为了积极应对金融危机可能给出 版业带来的影响,广西出版传媒集团斥资2200 万元扶持直属出版单位,在帮助直属出版单位企业解决流动资金周转困难的同时,也促进了品牌图书出版、出版社升级和品牌出版社建设。步出金融危机后,广西出 版传媒集团爆发出惊人的发展力,集团各项经济指标每年以两位数增长。

    向理顺体制要效益,改活了广西新闻出版业内动力。广西出版传媒集团大力进行内部机制创新,推行以资本为纽带、以人才为核心的股份制,实行绩效工资制和干部聘用制,激活微观运行机制。
    内部机制调整后,整个集团呈现出合纵连横的强大竞争力。集团旗下的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和广西教育出版社都出版职教教材,但规模不大,资源分散,为此集团成 立了专门从事职教教材开发、出版、发行的公司,整合资源,目前该板块的发货码洋已经从公司成立当初的200万元,增长到近4000万元以上。

    向多元化要效益,改出了广西新闻出版业新天地。广西新闻出版企业在确立市场主体地位后,更加明确地认识到自身优势和努力方向,纷纷迈开了产业链延伸和多元化经营的步伐。
    一是巩固自身优势,拓展主业产业链。广西日报传媒集团成立了商务印书馆(南宁)责任有限公司、广西日报印务中心、南国物流公司,拓展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广 西出版传媒集团拓展出版印刷物资贸易、数字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开拓教育培训、咨询策划、广告等业务;广西新华书店集团向上游挺进出版业,在下游 将传统书城打造成为综合文化商城。
    二是遵循“四跨”思路,寻求发展新空间。按照总署关于“推动跨媒体、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的战略重组”的部署,广西新闻出版企业大刀阔斧打破产业边 界,实现多元经营。广西日报传媒集团成功兼并南宁矿务局茅桥机械厂,这是广西报业首次兼并跨行业的企业,开创了资本扩张的先例。广西出版印刷物资公司与民 营资本股份制合作后,从过去连年亏损的企业一跃为年销售收入8亿的优势企业。

巧打东盟牌,成为国际图书版权的贸易前沿

    走出去,是国家文化发展战略。
    走出去,是广西新闻出版业宝贵的经验。
    走出去,广西新闻出版业拥有中国——东盟合作桥头堡的地域优势和政策优势。这种优势,正被广西新闻出版人转化为图书版权贸易优势。
    据统计,2008年1月至2012年10月,广西出版物版权贸易总量为2216种。在版权输出方面,自2009年首度突破100种以来,2010年和2011年均保持在80种以上。版权贸易已成为广西出版业发展的重要增长点

    以国际展会为平台,打造中国图书走向世界的跳板。2008年至2012年,广西连续五年承办中国—东盟图书展 销会暨版权贸易洽谈会,累计展出图书和音像电子出版物约3.8万册,总码洋140多万元人民币。2011年首届中国—东盟出版博览会在南宁举办,东盟10 国与我国就推动出版交流与合作基本达成五个方面的《南宁共识》,标志着广西在促进新闻出版交流与合作中有效地实现了“走出去”与“引进来”并举。
    2010年至2013年四度赴台湾开展桂台出版交流合作,广西8家出版社与台湾20多家出版机构建立了合作交流关系,现场签约版权引进和输出项目共计60余个。

    以政策为推手,扭转图书版权贸易逆差。广西对图书“走出去”实行“两鼓励”:鼓励出版社直接用外文出版,直接面向海外市场;鼓励出版社与境外出版机构开展合作出版,开设海外分支机构。
    2011年,《新越汉词典》《新汉泰词典》等辞书系列直接在东盟销售,不仅受到东南亚国家的热烈欢迎,还转变了我国以往单一的版权输出模式。

    以项目为核心,打造国际性图书出版洼地。目前,中国—东盟文化产品(出版物)物流园区、中国—东盟国家数字出 版基地、中国—东盟创意印刷产业园区等五个项目,已列入“广西文化产业城”概念性总体规划,这些项目占地面积达432亩。这些项目建成后将实现集图书仓储 物流、文化产品贸易、数字出版、创意印刷为一体,成为国际性图书和版权的特色贸易平台和中国文化产品走向东盟的重要通道。

实施惠民工程,提升全民阅读水平

    农家书屋是广西文化惠民工程的一大壮举。这项历时三年的浩大工程投资3.7亿多元。至2012年,全区14938个行政村共建成“农家书屋”15138家,提前三年实现了村村有书屋的目标。

    广西在按时按质完成农家书屋建设任务的同时,探索出了一条极具广西特色的农家书屋建、管、用一体化之路。
    在建设上,呈现多方推进、遍地开花的热闹格局。广西制定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农家书屋”工程实施方案》,确保 农家书屋“三纳入”:纳入到城乡风貌改造工程、纳入政府“为民办实事”工程、纳入农村公共服务中心平台。按照“政府组织建设,鼓励社会捐助”的思路,在十 多个部门参与建设的同时,社会各界也纷纷出钱出力、捐资捐书,一些村民甚至把近百年来都不敢动用的古祠堂改建成了农家书屋。

    在管理上,倡导多管齐下、齐抓共管的良好氛围。广西新闻出版局引导各村在选好管理员、培训管理员上下功夫,在激发村民自己管理书屋的热情上下功夫,挑选、培育出了一批热爱读书、热爱村务的基层民众担当农家书屋管理员,并探索出了农家书屋与妇女之家共建、管理示范区建设、农家书屋与图书馆合作的新模式。

    在使用上,追求一屋多途、惠及农家的积极效果。农家书屋不仅成了村民“充电”的场所,也是农村儿童们的第二课堂;不仅是村民们的休闲去处,更是村民们的致富窗口。“农家书屋”的建立,让广西农民的脑袋、口袋乃至农村社会风气都为此一新。
    依托农家书屋,广西新闻出版局开展了丰富多样的全民阅读活动和图书捐赠活动,坚持多年开展“好书刊进基层”活动,组织图书走进车站、社区、山区、农村活 动。仅今年以来,广西新闻出版系统就向基层捐赠各类图书、期刊338000多册,价值人民币48万多元。

强化行业监管,守护一方文化净土

    广西新闻出版局坚持扶持精品出版和强化行业监管两手抓,在推行绿色印刷、保障出版物质量、扫黄打非、保护版权、打击新闻敲诈上重拳出击。

    以教辅书为重点,确保出版物质量。开展“3·15”出版产品质量监督检测,对进校书刊进行定期检查和对中小学教辅材料印制发行情况的自查和督查活动,加强对出版内容和各出版环节的监管。

    以专项行动为拳头,扫黄打非清除文化垃圾。广西新闻出版局坚持日常监管和专项治理相结合,深入开展各类专项行动,扫除了文化垃圾,有效维护了国家文化安全和群众文化权益。仅2008年1月至2012年9月,广西新闻出版行政管理部门就累计查扣非法出版物1056万件,查处案件2419起,刑事处罚26人。

    以推进软件正版化为突破口,弘扬保护版权的正能量。截止到2011年,广西区市县三级政府机关全面完成使用软 件正版化,2012年在国内率先将使用软件正版化整改工作全面推进到党委、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等机关,全区第五批共671家企 业的软件正版化工作也在稳步推进中,广西成为国家版权局表扬的三个省份之一。

建设新闻出版强区,创造新的广西出版现象

    乘着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的东风,广西新闻出版局适时提出了建设新闻出版强区的奋斗目标,并围绕如何建设新闻出版强区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研究、分析探讨,定出了目标,明确了任务,找到了差距,清晰了工作思路。
    广西新闻出版局党组书记、局长于瑮在党组务虚会和加快推进新闻出版强区建设专家座谈会上指出,广西新闻出版业发展的历程让我们深感不容易,靠创新,有危 机。概括的说就是单项强整体弱,有品牌量不多,有率先更有滞后,今后必须加大力度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

    于瑮认为,提出建设新闻出版强区这个目标,是几代广西新闻出版人的一种愿望,它折射的不仅仅是一种态度、一种胆识,更是一种责任、一种担当。要实现这个目 标,我们肩负的任务是:把方向,改体制,转方式,谋发展,抓服务,拓空间,强管理,出人才。这个目标的实现最终体现在“三力”上:即新闻出版的主导力、竞 争力、影响力。
    于瑮系统地阐述了广西建设新闻出版强区的目标和措施。她指出,建设新闻出版强区是一个寻标、对标、达标、夺标、创标的过程。一是强区要“强魂”:任何时候 不能动摇对文化产品精神文明含量的坚持。二是强区要“强体”:即到2020年广西新闻出版综合实力要从目前全国排位第22位提升到前10位,各项相关单项 指标应接近全国统一的标准要求。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要以“六个优先”、“七个创新高”和“四个保障”作为发展对策。“六个优先”是精品生产优先、规模发 展优先、项目带动优先、新业态优先、公共服务优先和“走出去”优先;“七个创新高”是精品力作迈上新台阶、体制改革进入新阶段、产业发展实现新跨越、全民 阅读提升新高度、农家书屋拓展新空间、人才队伍造就新名家、行政管理有新招;“四个保障”是加强顶层设计与善用底线思维、求真务实真抓实干、争取多方支 持、积极培育出版物消费市场。
    于瑮强调,只要广西新闻出版人以更大的勇气和智慧,着力抓转制,抓转型,抓集约,抓龙头,抓短板,抓倒逼,就一定会实现广西新闻出版强区梦,为文化强国梦助力。